家书家信怎么写:字不变,情谊深


父亲母亲大人敬禀:

敬启者,承蒙二老身体康健,饮食增加,孩儿之福也。二老来信,切盼孩儿早日返家探望。孩儿思乡心切,然而二老与伯父、叔父弟兄四人唯生下孩儿一人,孩儿当尽孝道,逢年过节上坟祭祖,常在家中奉养二老。

无奈时值奸匪肆虐,眼看祖国将被卖给敌国,孩儿身为青年,不能坐视不管,当挺身而出,为祖国出力。故孩儿虽不能尽孝,但为人民而战,亦问心无愧。孩儿虽尚未入党,然为被领导之战士,今日站在革命行列之中,必当消灭敌人,牺牲到底,方可回乡侍奉双亲。此乃孩儿之错,望二老海涵。

值此春日,百花盛开,病患渐生。孩儿妹妹年幼无依,需人照料。孩儿在外担忧二老,盼望二老保重身体,不必挂念孩儿。若家中遇困难,可向政府求助。政府念及我孤门寡户,贫寒军属,定会出手相助,尤其二老乃贫农出身。

再观二老,父亲年过六旬,母亲近五十,且常有病痛,妹妹年仅一岁,唯有孩儿在外与敌作战。政府深知我方处境,绝不会让二老受苦,今时政府与昔日大不相同。

望二老勿念孩儿,孩儿在外身体康健。敌军即将覆灭,我同胞眼看解放,我等必将迎来美好生活。二老请安加顾,切勿思念孩儿。待孩儿杀敌归来,必速回双亲身旁尽孝。不久后,孩儿将致信县政府,请政府同志关心我方。政府知晓孩儿为国为民而未能侍奉二老,定会竭尽所能解决困难。望二老保重身体,免孩儿在外挂念。今养子不能尽孝,实乃罪过。

余言再禀。

不孝儿  天栋  拜叩禀

三月三日

【时代背景】

咸阳战役是解放军西北大决战的关键一役。彭德怀指挥的第一野战军奉命解放陕西,攻占甘肃、宁夏、青海,直至新疆。郭天栋所在的第61军第181师在师长王诚汉、政委张春森的领导下,积极响应“钳胡打马”的作战方针,先后在咸阳、户县等地与敌军浴血奋战。6月11日,在汪、渭河谷歼灭马步芳第248师两千余人;12日,在户县击退胡宗南部的进攻,俘虏第165师师长孙铁英;13日,第181师经过13小时激战,粉碎了马步芳对咸阳的猛攻,取得咸阳战役的胜利。

【信仰之光】

郭天栋烈士于此役中英勇牺牲。战后,战友从其遗物中发现了这封浸血的家书。烈士信念坚定,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自身之上,舍生取义,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壮丽的篇章。家书中“虽没入党,而〔但〕也是领导的战士”,体现了烈士对理想的追求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令人深受感动。

郭天栋烈士,1928年生于山西省文水县,1946年参加革命,1949年6月13日牺牲于陕西咸阳,安葬于咸阳革命烈士陵园。烈士亲属珍藏这封家书半个多世纪,直至2005年7月,外甥王东跃将之捐赠给抢救民间家书项目组委会,次年5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将之收藏。

【注释】

妹妹:指作者的大妹妹。

文章来源:摘自《我心永向党:家书里的百年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