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力于我何有哉(追求心灵自由的意义)


《军师联盟》这部剧中,司马懿为逃避征召,不惜自断双腿。但曹操并未因此震怒,反而命人将他抬到司空府。曹操对司马懿说:“于我府前坦然高卧,真可谓帝力于我何有哉!”表面上,这句话看似对司马懿漠视权威的严厉指责,暗藏杀机,令司马懿危机重重。然而深入分析这句话,我们能发现曹操的另一层用意:他已决定不杀司马懿!

帝力于我何有哉

《军师联盟》这部剧,优酷评分9.0,除了中间对儿女情长的渲染略显过重,总体来说是一部优秀的剧集。

该剧对剧情的还原以及人物性格的塑造都十分成功。于和伟饰演的曹操,其胸襟宽广、睿智过人、奸狡多疑的形象深得人心,甚至盖过了主角司马懿的风头。以至于剧中曹操下线后,不少观众表示难以再继续追看下去。

司马懿驰然高卧进司空府的场景,是他与曹操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隐忍克制是司马懿最为突出的性格特征。

尽管他不惜以自断双腿来逃避征召,曹操却一眼看穿他的计谋。于是,曹操用这句话表面指责他不敬权威,自以为是,但句中暗藏对司马懿的试探。

帝力于我何有哉

曹操的下一句“帝力于我何有哉”,乍一看亦是责备,实则是对自己胸怀气度的展现。

“帝力何有于我哉!”出自古老民歌曲谣《击壤歌》。

击壤是一种古老的投掷游戏,在尧帝时期十分流行,《击壤歌》就是人们玩这种游戏时哼唱的歌谣。

歌谣全文如下:

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

帝力于我何有哉

尧帝时期,天下太平。

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路边玩击壤游戏,路人见状,赞叹这是尧帝的大德所致。

老人十分不屑,随即哼唱了这首《击壤歌》:

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凿井喝水,自己耕种养活自己,与皇帝有何关系!

曹操身为汉臣,却以尧舜自比,确实显得很自大;曹操毕生的志向便是结束乱世,重建太平盛世。试想若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即便对君主不够尊敬又如何?何况,这句《击壤歌》所体现的,正是百姓对尧帝之德的赞颂,司马懿的傲慢反倒衬托出曹操的海纳百川。

帝力于我何有哉

胸怀和手段并不相等。

在争斗不休的乱世,若只讲胸怀,不谈手段,只会害人害己!

曹操不杀司马懿有三个原因:

1,曹操以尧舜自比,胸怀广阔,容忍得下司马懿的傲慢;

2,司马懿不惜自断双腿来躲避征召,展现出非常人的智慧、忍耐力和果断,这些特质让曹操认定司马懿是栋梁之才,值得珍惜;

3,司马懿此时双腿已断,无法为敌对势力所用,暂且留他性命也没有威胁。

曹操的魅力随着人们对他的进一步了解而不断加深。

虽然在京剧中他通常是白面反派,在文学作品中亦多是负面角色,但近年来,曹操的形象却在不断洗白。

教员曾多次为曹操翻案。他指出:“我们要给曹操翻案,我们讲真理,凡是错案、冤案,十年、二十年,一千年、两千年,也要翻。”他对曹操的诗更是赞赏有加,认为其“气魄雄伟 ,慷慨悲凉,是真男子 ,大手笔。”

帝力于我何有哉

曹操身处乱世,却有“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忧国忧民之情;既有“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治世之才,又有“周公吐脯,天下归心”的纳贤之德;更有“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永不放弃之志......曹操堪称中国古代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