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调夜行船秋思:马致远经典国风古词鉴赏与赏析


双调夜行船秋思

作者:黛珂,来源:唐诗宋词古诗词(ID:tsgsc8)

以前对元曲所知甚少,在讲解历史的过程中,对元朝这不足百年的时代也只是略微一提,并没有深挖长述。

于是,久而久之,就对和唐诗宋词并肩的元曲缺少敬畏感,等到真正地了解元代文学时,才发现那是另一颗璀璨诱人的明珠。

元曲之所以被提及的少,可能它在一些人眼里是有些俗了。那是读书人故作清高,常以阳春白雪自居。不说杂剧的插科打诨、幽默风趣是其他文学种类无可比拟,就是简单的散曲小令,也有着词的典雅与清丽。

如果多支曲子组成套数,合唱起来,意趣就比词可爱多了。笔者对于散曲的喜爱,并非听过高人雅奏,而是被作者的文笔彻底吸引了。走进元曲,不如就从马致远开始。

01

元曲之所以产生并发展,我想与蒙古族有着莫大关系。蒙古统一后,实行“四种人”制,当时的南宋遗民可以说是最无出头之路。元朝统治者还罢科举七十多年,这无疑更加堵塞了汉族下层知识分子的仕途,于是他们只能在文学上寻找出路。

当一部分读书人在学术上寻找出路时,可能产生一个流派;当所有人都在寻求出路时,其结果必将造就一个时代的辉煌。

马致远就出生于这样一个时代。他比关汉卿小了二三十岁,比白朴也是小了二十多岁。是名副其实的晚辈。但晚辈的作品,在某些程度上,已经赶超前辈了。

在现流传的通行版《元曲三百首》中,马致远的散曲数量是“四大家”中采撷最多的。这当然因为他小令写得好。但说到杂剧,他的成就可能比几位前辈还大。

双调夜行船秋思

马致远的童年时代,家里还算比较富裕。父亲见他是可造之材,专门为其请来名师教育。关于这段学习时光,他后来说道:“夙兴夜寐尊师行,动止浑绝浮浪名,身潜诗礼且陶情。柳溪中,人世小蓬瀛。”看来,的确是想学点东西的。学习之余,亲近自然风光,陶冶情操,丝毫没有不良习性。

小马读了几年书,十七岁时,第一次崭露头角。这一年,忽必烈做大寿,他写了首歌祝寿:

寰海清夷,扇祥风太平朝世,赞尧仁洪福天齐。乐时丰,逢岁稔,天开祥瑞,万世皇基,股肱良庙堂之器。

【迎仙客】寿星捧玉杯,王母下瑶池,乐声齐众仙来庆喜。六合清,八辅美,九五龙飞,四海升平日。

【喜春来】凤凰池暖风光丽,日月袍新扇影低,雕阑玉砌彩云飞,才万里,锦绣簇华夷。

【满庭芳】皇封酒美,帘开紫雾,香喷金貌。望枫宸八拜丹墀同,衮龙衣垂抚无为。龙蛇动旌旗影里,燕雀高宫殿风微。道德天地,尧天舜日,看文武两班齐。

【尾】祝吾皇万万年,镇家邦万万里。八方齐贺当今帝,稳坐盘龙亢金椅。

曲和诗词最大的不同就是,内容十分简单,完全不用翻译,所以最适合启蒙者读,然而当今却把首要目光放在了唐诗,这是一直以来的老思维所致。

小马这首曲,结构很有安排。先是迎客,仙家客人来了,也就意味着春天到了。于是写花团锦簇,龙蛇飞舞,已经到了烈火烹油的境界。最后再来一句祝寿词,这样的歌,皇帝能不喜欢?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平步青云,而是从一名小吏开始。

双调夜行船秋思

02

小马做这个小吏,也就是给人跑腿的,经常出入于燕赵之地。也就在这个过程中,他练就了一身好马术。后学晚辈张可久曾描述他这位前辈:

诗情放,剑气豪,英雄不把穷通较。

江中斩蛟,云间射雕,席上挥毫。

他得志笑闲人,他失脚闲人笑。

又斩蛟,又射雕的,是不是真的?当然是夸张的写法。但最后一句,却成了他终身的写照。

马致远一直抱着以吏入官的希望,四处奔波,他在《【南吕】四块玉》中说:

带月行,披星走。孤馆寒食故乡秋,妻儿胖了咱消瘦。枕上忧,马上愁,死后休。

此时年纪不大,但已经结婚,家道也似中落,为了妻儿,他不辞奔波,人瘦,马瘦。这种状态难道至死方休吗?他不由地引自发问。

奔波十多载,入仕的愿望一直未达成。在他三十岁时,元灭南宋,统一了全国。这对从小生于大都的马致远来说本无多少情绪,但他却对历史的更迭大有感慨。看着这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遗民,灵感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创下了传世经典——《破幽梦孤雁汉宫秋》。

这部剧从选题开始就极妙。他为什么不写西施,不写貂蝉,不写杨贵妃,偏偏就选中了王昭君?这与昭君历来的形象有关。“最美人”一直以来都是最具民族气节的。马致远选择王昭君,可见他也是将儒家传统道德内化之人。

整部剧中,最令人折服的,还是送走昭君后,汉元帝的那段哀唱:

【梅花酒】呀!俺向着这迥野悲凉:草已添黄,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苍,人搠起缨枪;马负着行装,车运着粮,打猎起围场。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他部从入穷荒,我銮舆返咸阳。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螀;泣寒螀,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这一连串的顶针,和白居易《长恨歌》中写唐明皇回宫后的所见所感放在一起,简直就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两朵奇葩。从地点,到时间,逐渐推移,找来找去。然而遍寻不得,最终只好来到她坐过的窗前,这时思念之弦就彻底绷不住了。

写作到了如此地步,自是有一无二。难怪王国维说:“写情沁人心脾,写景在人耳目,述事如出其口。”方知并非夸誉。

<p

双调夜行船秋思

编者按

马致远一生坎坷,仕途不顺,晚年更淡泊名利,隐居山林。他的杂剧创作,反映了他的人生经历和思想变化,对后世戏剧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马致远的生平和杂剧创作

马致远,元代著名杂剧作家,字千里,号东篱,原籍河北东光,生卒年不详。早年以进士出身,曾任江浙行省儒学提举等职,后弃官隐居丹台山。

马致远一生创作杂剧三十多种,现存十六种。其中,《汉宫秋》、《破幽梦孤雁汉宫秋》等剧,反映了马致远对社会现实的深刻洞察和对理想世界的憧憬。《西华山陈抟高卧》、《吕洞宾三醉岳阳楼》等剧,则表现了他对道教思想的信仰和对逍遥自在生活的追求。

马致远的杂剧语言简洁明快、通俗易懂,善用比兴手法,富含哲理意味。他的剧作对后世文学影响深远,被誉为"曲状元"。

马致远的人生态度和思想变化

马致远早年怀有远大志向,希望能通过仕途建功立业。仕途坎坷,让他逐渐看清了现实的残酷。中年以后,他逐渐淡泊名利,转向杂剧创作。晚年,他隐居山林,躬耕自资,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马致远的人生态度和思想变化,反映在他杂剧创作中。早期的杂剧,表现了他对现实的关注和批判,以及对理想世界的向往。中晚期的杂剧,则表现了他对人生的思考和对道教思想的信仰。通过杂剧创作,马致远抒发了内心的情感,表达了他对人生和社会的见解。

马致远在戏剧史上的地位

马致远是元代最重要的杂剧作家之一,与关汉卿、白朴并称为"元曲四大家"。他的杂剧创作,对后世戏剧发展影响深远。

马致远杂剧在内容和形式上都进行了创新。他开创了咏物言情的小令戏和散曲套数的先河,丰富了杂剧的题材和表现手法。他的杂剧语言简洁明快、通俗易懂,善用比兴手法,富含哲理意味。他的剧作对后世文学影响深远,被誉为"曲状元"。

马致远是一位集思想性、艺术性和创新性于一体的伟大戏剧家。他的杂剧创作,代表了元代戏剧的最高成就,也为后世戏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