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当面向马克龙道歉!双方一笑泯恩仇,还是要联手应对中国?


在法国宣布召回驻美大使两个月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总统拜登终于在罗马出席G20峰会期间会面了。此前的9月15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建立简称AUKUS的新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共同建造核潜艇。在法方没有得到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总价值660亿美元的法国-澳大利亚常规潜艇项目被终止。而法国2020年武器订单总额为49亿欧元。

这场“潜艇风波”导致美法、美欧关系迅速恶化。直到10月29日,拜登和马克龙在法国驻梵蒂冈使馆整整聊了一个半小时。随行官员称,其中大多数时间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人有默契地回避了讨论“潜艇风波”本身。拜登辩解道,他以为法国早就知道军火交易的变化,“我不知道你(马克龙)不知道”。面对记者的追问,他用“笨拙、不优雅”来形容美国破坏法国、澳大利亚关系的行为。

马克龙则说,更重要的是“确保未来不再出现这种情况”。法方称,马克龙没有向拜登提出额外的要求,而是共同确定了未来的对话方式。双方发布了一份被欧洲媒体称为“异常长的联合声明”。在法方看来,他们不仅恢复了关系,还使拜登隐性承诺了对法国推动欧洲“战略自主”的支持。

马克龙能否推进欧洲“战略自主”,也将深度影响中欧、中美关系。如果欧盟能在一定意义上实现“战略自主”,就能在中欧关系上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也将使得美国协调盟友共同应对中国的计划破产。但是,拜登真的对此做出让步了吗?

拜登当面向马克龙道歉!双方一笑泯恩仇,还是要联手应对中国?

拜登与马克龙在罗马举行会晤

拜登当面向马克龙道歉!双方一笑泯恩仇,还是要联手应对中国?

拜登与马克龙在罗马举行会晤

从“双输”走向“双赢”?

美国、欧盟和法国国旗并排放置。以两国国旗为背景,马克龙看似惬意地坐着,拜登则身体前倾,主动伸出手去,二人的握手持续了15秒左右,其间拜登一直在对马克龙表示歉意和感谢。在当前的美法关系背景下,这些细节都被解读为拜登有意释放善意。法国官员对路透社记者说,会晤地点选在法国驻梵蒂冈使馆,本身就是一个“重要姿态”

事实上,自法国发现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阴谋”后,白宫三次做出“上门道歉”的姿态:在拜登前往法国使馆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已经访问过巴黎;而在本次会晤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在11月造访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再次“上门”向马克龙确认美法同盟的重要性。在此期间,拜登还主动给马克龙打了两次电话。

除了姿态,在实际行动上,美方做出了怎样的让步?“爱丽舍宫消息人士”对英国《卫报》表示,法国政府首先关注到,双方在尴尬的“潜艇风波”后,终于又能“保证在关键问题上保持共同协商”。联合声明显得过长,也是因为双方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重申了共识:拜登承诺加强美国对法国领导的反恐行动的支持,双方重申在年底前建立双边清洁能源伙伴关系,以及为了“应对中国”而在印太地区保持“强有力的合作”

除了承诺“再也不会发生(‘潜艇风波’)这样的情况”外,拜登还选择在美法关系最主要的矛盾上让步。自二战之后,法国政府一直试图建立欧洲自主主导的防务体系,以超越和替代美国主导的北约。历届法国领导人都强调,只有建立起独立自主的安全、军事体系,欧洲才能真正成为大国博弈中的“一极”。到马克龙时代,该战略已经具体化为推动欧盟“战略自主”。

据法方消息,在10月29日和拜登会晤时,马克龙没有在“潜艇风波”上提出任何要求,而是直接将话题聚焦于战略自主,对拜登阐述了“战略自主与北约不矛盾”的观点。会晤结束后,马克龙表示,拜登对此做出了“强有力的承诺”,而双方的对话“为欧盟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设定了非常有雄心的目标,重点是安全和国防问题”。

此前,德国为首的一些欧洲国家反对推动战略自主,主要理由就是担忧美国会因此减少对欧洲的防务支持,而缺失北约体系的欧洲可能难以解决“阻挡俄罗斯扩张”等区域安全问题。分析认为,拜登的承诺很大程度上打消了欧洲各国的顾虑。考虑到推动欧洲战略自主是明年马克龙最重要的外交议程,这个承诺对他而言非常及时。

有趣的是,欧洲媒体认为,拜登这次也没有“输”。《卫报》指出,美方之所以在印太战略上挤压法国的空间,是因为白宫不相信法国会在印太战略上“真正对抗中国”。在今年6月G7峰会期间,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联合声明的措辞上与拜登针锋相对,要求减少对中国的批评;而拜登和马克龙10月30日发布的联合声明,提到中国的内容也很模糊,更像是爱丽舍宫而非白宫的风格。

因而,美方在“潜艇风波”前后,通过在印太地区组建一系列排除法国的新型防务同盟,压缩了“不合作的法国”的战略空间;而本次拜登展现出对“欧洲战略自主”有限的支持,不仅赢回了美法同盟关系,也符合白宫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印太地区的既定方针

拜登当面向马克龙道歉!双方一笑泯恩仇,还是要联手应对中国?

美德英法四国领导人在罗马举行会晤

拜登调整“3D政策”?

依照前述逻辑,当前在美法关系上“吃亏”的还是法国。毕竟,距离欧盟在1999年科隆会议上正式提出“行动自主”概念已经过去22年,美国依然通过北约主导着欧盟防务安全。而法方每一次推进“战略自主”,背景都是美国-欧盟关系出现重大裂痕。如今拜登正在“重返欧洲”,即使做出了不反对马克龙探索战略自主的承诺,法国总统的野心也很难实现。

更重要的是,通过本次会晤,拜登展现出美国政府在面对“战略自主”问题时最新的灵活态度。随着欧洲一体化步入“深水区”,自市场、边境、货币一体化之后,共同债务同盟也于今年实现,加上俄罗斯向东欧地区扩张势头明显,“战略自主”已成为欧盟的核心议程。

历史上,除特朗普不断削弱北约外,历届美国总统都致力于维护在欧洲防务问题上的主导权。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任时,曾就欧洲防务问题要求欧盟在建设防务战略时,不与北约已经建设的防务体系重复(duplication),不和美国主导的北约安全机制脱钩(decoupling),不对北约内部的非欧盟成员国区别对待(discrimination),被称为“3D政策”。这项政策的底线是欧洲如果建立自主防务体系,不能与北约脱钩、重叠或相对于北约体系具有优先权。总而言之,欧洲的“战略自主”是限于北约体系内部的次要、补充的防务体系,不可以替代北约成为欧洲各国新的安全保障。

从不讳言批评北约“正在脑死亡”的马克龙上台后,很快将“与北约脱钩”列入外交议程,试图通过威胁脱钩,换取美方调整“3D政策”。这次拜登做出模糊而隐性的承诺,或许意味着白宫将允许欧盟探索一些与北约重合的防务战略建设。

分析认为,欧盟在特朗普执政后,已经明确提出了“战略自主”覆盖的五个阶段:保卫自身安全,保障东部、南部接壤国家安全(遏制俄罗斯扩张),共同应对国际和地区冲突、危机,实现稳定的地区秩序,以及推动建构新时期的全球安全体系。

这其中,第一、第二阶段的议程也与“北约东扩”等北约议程重合,因而,奥尔布赖特的3D原则显得有些过时。而让欧盟自主承担更多防务和遏制俄罗斯的责任,使美国能针对印太、中国集中更多战略资源,又恰恰符合拜登的理念。因而,拜登在会晤马克龙时做出一番新表态,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应对欧洲“战略自主”的新态度,丝毫不意味着美国放弃对欧洲防务的主导权。相反,与英国、澳大利亚组建AUKUS军事安全同盟,并首次转让核潜艇技术,正是白宫的“釜底抽薪”之举:欧盟“战略自主”的基础和初步目标就是整合建立欧洲自主的防务技术产业,以摆脱对美国的军备依赖。已经实行的欧洲防务基金,就是以此为目标。而AUKUS的建立,不仅沉重打击了法国和欧盟的防务产业,还增强了英国对美国军备的依赖,将之拉出了欧洲“战略自主”的可能伙伴名单。

也正因为如此,分析人士多认为,AUKUS的组建让以法国为首的欧盟国家加强了对“战略自主”的思考。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曾宣称“欧洲战略自主的幻想必须停止”,但今年9月后,她多次强调欧盟应成为世界上一个独立的、不可忽视的战略角色。当然,“战略自主”能走多远,还要看马克龙在未来半年执政期内是否会冒着美法关系重新恶化的风险与北约脱钩。

至少在10月29日和拜登会晤时,马克龙还是做出了亲近美国的姿态。在使馆别墅的阳台上会见记者时,马克龙主动拍了拍拜登的后背,态度轻松、友好地交流着什么。但会晤结束后,马克龙马上对记者说,“互信就像爱情:宣言是好的,但证据更重要”,表示双边关系的未来还要看美方的实际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地球相对论】所有,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