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那些改名的大厂们,最后都怎么样了?


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周四表示,公司改名为Meta,聚焦于建立“元宇宙(metaverse)”,Oculus品牌名也将被取消,公司股票代码也将在12月1日开始换成“MVRS”,即Metaverse的简称。

都说一命二运三风水,改名这件事在互联网圈中并不算新鲜事。

近的有谷歌(Google)改名为字母榜(Alphabet),远的有苹果电脑(Apple Computer)改名为苹果(Apple);国内互联网公司,蚂蚁金服改名蚂蚁集团,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火山小视频正式更名为“抖音火山版”与抖音内容融合,以及阿里旅行改名飞猪等等。

互联网企业往往会在某个时间段把名字改了,改名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

改名=升级?

公司改名最主要的原因是品牌升级。

2007年,苹果电脑(Apple Computer)去掉了名字中的第二个词。就在那一年,该公司发布了初代iPhone,开启了一览众山小的时代。对于苹果来说,将主营业务超脱电脑之外,扩大产品线种类,是其改名的主要目的。

2011年,Starbucks Coffee改名,去掉Coffee,也是意味着公司想把品类延展到饮料、快餐等领域。

imgSpider 采集中...

图源:visualcapitalist.com

2015年,谷歌宣布成立一家名为Alphabet的新公司,新成立的Alphabet将成为谷歌的母公司,谷歌原先的Google X、Google Ventures等业务部门也都将成为和谷歌并列的Alphabet的子公司。

谷歌通过这次重组向外界表明,其业务范围已远超最初的搜索引擎。如今,谷歌旗下新兴业务包括无人驾驶汽车、能诊断糖尿病的隐形眼镜、智能温控器、无人机送快递、机器人等。

在国内,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短视频App改名为大家耳熟能详的“抖音”;“美团点评”更名为“美团”;“京东金融”更名为“京东数科”,并再次更名为“京东科技”。这些品牌的更名都预示着公司要撕掉旧标签,赋予品牌新的增长基因。

导致公司改名的第二个原因或许是“证明自己的成功”。

大家都想找一个好听、好记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品牌名,可是随着市面上的公司越来越多,在创业前期很难找到自己最中意的那一个名称。

公司做大做强了,有钱做品牌了,自然要改个好名字。这就是为什么,Instagram最开始的名字是“Bourbn”,Twitter最开始的名字是“Twittr”。

冷知识:谷歌并不止改了一次名。1998年,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将公司更名为谷歌,此前谷歌名为BackRub。

第三个原因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

比如2002年,在与联合国的官方组织保护组织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进行了长达1年的法律斗争后,世界摔跤基金会更名为世界摔跤娱乐公司(WWE)。尽管输掉了这场官司,WWE为自己找的“理由”是可以更关注娱乐业务。

不过改了名字确实运势也变好了,从那时起,WWE迎来了高速增长。即使受到疫情影响,但是随着媒体转播权交易和国际扩张,WWE去年的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近10亿美元。

再比如,去年7月,华盛顿红皮新赛季将正式更名为华盛顿橄榄球队(Washington Football Team),原来头盔上的LOGO也将会被以球员的号码所替代。

这是因为华盛顿红皮队的名字被普遍认为涉嫌歧视美国原住民,导致一群投资者公开向耐克、联邦快递、百事可乐等大公司施压,要求其因球队名称而断绝与华盛顿红皮的关系。作为红皮主场冠名商的联邦快递也要求球队改名。

imgSpider 采集中...

图源:visualcapitalist.com

改名=冲喜?

有的时候,改名也是为了逃避丑闻,或者“向现实低头”。

当年谷歌改名,也有部分原因是谷歌受到了政府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包括因担心该公司的业务扼杀竞争而进行的反垄断调查。尽管Alphabet今天仍然面临反垄断审查,但从财务角度来看,Alphabet的股价自重组以来上涨了近五倍,该公司目前的市值为1.9万亿美元。

还有一个“冲喜”成功的案例是ALLY金融。

2008年,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通用汽车宣布破产,通用汽车的全资财务子公司——通用汽车金融公司(GMAC)也受此连累,财务恶化。2009年,GMAC重组,随后在2010年5月改名为ALLY金融公司(ALLY Financial)。

改名之后公众似乎对它重拾了信心,2016年,ALLY的ROE达到10%,EPS增长8%,上市以来首次实施分红和股票回购。如今,ALLY市值170亿美金,近一年来股价几乎翻了一倍。

再比如,在这个越来越看重ESG(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的时代,企业也会为了向股东“表忠心”而改名。

这里就不得不提道达尔了。今年5月,法国油气巨头道达尔(Total)就更名为道达尔能源(Total Energies),并启用全新品牌标识。主要目的是宣扬道达尔能源进行战略转型的决心,也就是公司要成为一家多元化的能源公司,致力于生产和提供可负担、更可靠和更清洁的能源,而不是传统的石油能源。

imgSpider 采集中...

改名半年多来,道达尔股票上涨近10%,市值也高达1300多亿美金。

在我国的民间风俗中,如果有人长期患病或者身体不好,有意办一些喜事,或许对其病情有帮助,这个做法被称为“冲喜”。“改名”往往也是“冲喜”的一种形式。

不管怎么说,在Facebook改名后,一家名字中含有“Meta”的加拿大公司的股价盘后一度暴涨26%,这是一些投资者误以为它就是改名后的Facebook。看来,“冲喜”的效果不局限于自己,还能帮助到“左邻右舍”。

改名=进入元宇宙时代

回到开头,小扎改名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品牌升级的角度来看,尽管名字改了,但公司使命依旧没变,还是“连接人与人”。但是连接的方式不仅仅是社交网络,也不仅仅是游戏,而是“元宇宙”。

在他们看来,元宇宙比游戏要更为庞大,未来将融合游戏、工作、社交、教育、健身等等,甚至VR也将被纳入到元宇宙通用计算平台中,就像是如今的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一样。

不过,从Meta公司财报中欲将Facebook Reality Labs业务营收与其它业务营收划分开来的行动中看,改名为Meta也进一步凸显了Facebook将AR和VR业务作为重点去打造。

从“冲喜”的角度来看,这一年来,凭借Oculus大卖,Facebook吃尽了“元宇宙”红利。根据其公布的2021年Q3度财报,其中2021年第三季度非广告营收为7.34亿美元,同比增长195%。Facebook指出,非广告营收的大幅增长主要是受益于“Quest 2强劲的销售势头”。

但同时,数据泄露、隐私安全、放大仇恨等问题也使得Facebook的声誉一落千丈。

就在一个月前,前女雇员Frances Haugen在美国60 Minutes采访上揭露Facebook用放大仇恨言论的算法谋利。为了提高用户参与度,Facebook发现最好的方式便是向用户灌输恐惧和憎恨。

六个月前,一个低级别的黑客论坛曝光了5.33亿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这些用户涉及 106个国家,泄露的信息包括脸书ID、用户全名、位置、生日、个人简介以及电子邮件地址。这也不是Facebook第一次发生用户信息泄露事件了。

看来,Facebook的改名除了品牌构建和管理,对逃避丑闻或许也有帮助。

总结来看,对一家公司来说,改名或许是其成长过程中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但显然不是最重要的。若其只是为了撕去某个标签,这个方法并非长久之计。改名后只有在整体业务上有所突破,未来才能“对得起”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