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三家拿到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公司,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曾经让蔚来、小鹏汽车眼红的前途汽车

早在前途汽车成立之初,就率先拿到了工信部和发改委批准拿到了新建纯电动车乘用汽车的资质,而前两家分别是北汽新能源和长江汽车。从2016年12月14日成立之初,到年底拿到资质,前途汽车的前途确实让人羡慕不已,因为当时很多车企为了能够拿到纯电动汽车的生产资质而焦头烂额。

而蔚来汽车就是其中的一家,因为没有拿到新能源造车的资质,只能选择江淮进行代工,以至于在交付的时候很多人称三无产品:没有工厂、没有资质、没有“生命”。而且还受到了各种冷嘲热讽,毕竟早于前途汽车就已经成立的蔚来汽车,在经历了两年的时间还是没有斗过前途汽车。

而且从车型及外观,前途汽车也可谓是吊打国内新能源汽车所有的车型。敞篷式的设计和个性化定制服务,独一无二的极致驾驶乐趣。外加上个性化的车标“蜻蜓”,虽然很多人很少听过这个品牌,但是如果能够见到的话,一定会记忆犹新。上市就打出了第一款量产车型-前途K50,但是车型实在太吊,以至于要价也太高,就是因为价格太高,所以前途汽车开始没有了前途。

中国第三家拿到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公司,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补贴后售价68.68万元 吐槽的不仅有续航里程

作为一款双门两座的电动跑车,前途汽车貌似刚刚开始就已经把自己生路堵死了。其中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仅有380公里,即使能够享受到补贴,但是补贴后的售价仍然高达68.68万元,除了红旗汽车能够“媲美”前途汽车,其余的都望洋兴叹。

可是,前途汽车的命运或许刚开始就已经宣布了结束。上市之前就有媒体参加了第一款车型K50的试驾活动,当时仪表盘显示“绝缘体系统故障”被工作人员匆忙替换下场。而且还出现了双闪关不上、系统持续报警的情况。而最主要的,则是K50上市以后的销量,从上市到转型,累计销量不足200辆。

不得不说,前途汽车的营销在这一环节中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蔚来汽车在进入市场的时候就先制造了电动超跑EP9,拉去纽北刷了个最宽圈速,再定价超过200万美金的价格,但是这些车基本上都给投资商的。最后回归本性,生产ES8和ES6等车型面对消费者。而前途汽车想圈一波“白富美”来为自己埋单,最后才发现,这个规格、车型、外观等等,不卖个高价格显然会打了自己的脸。

中国第三家拿到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公司,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目标定位不准,前途汽车还是太高估了自己

作为第一款前途车型,K50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当然所有的企业想要在夹缝中生存都需要一点点的运气和对赌成分,虽然前途汽车对赌的是电动高档车型,但是从价格上面却把很多人的路都已经堵死。75.43万元的价格,在当时来看豪华车型也不过如此,更不要说纯国产的电动汽车。

外加上电动汽车的很多不确定性,尤其是续航里程的变化莫测,一天一个突破诞生,使得前途汽车更没有底气和运气。即便有全铝合金框架式结构、碳纤维车身外覆盖件的噱头,但没有品牌信仰加持的情况下,谁还会为产品力不出众的它买单呢?卖不出去也就成了必然的事情。

中国第三家拿到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公司,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显然前途汽车赌输了,而且把所有的资本都押在“独一无二”上。作为第三家能够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车企,刹那间没有了原来的狂妄。如果,假设有如果,前途汽车不是把所有的宝都押在高端车型,而是放在30万起步的车型中,随着批量生产化开始,不断的营运和销量自然而然就不是问题。可是,毕竟没有如果,即使前途汽车赌赢了,可是疫情的影响和芯片的短缺,或许前途汽车更没有想到。

有人,是为了汽车事业而当做事业,有人,只是为了能够骗取补贴。但是,为了汽车事业的注定为了它去奉献所有,而骗取补贴的,注定会被无情地淘汰。就像文章开头的图片一样,即使每年成千上万的注册企业,但是最后的结局是持续稳定者为赢,即使有过一段波动,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