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的困局 杨元庆的难题


联想的困局可能在1995年那场“柳倪之争”就已经注定了,这可能是联想的宿命,也是多数走“贸工技”道路的中国企业在新时代的宿命。

最近,让一众吃瓜群众意料之外,但细想之下又情理之中的事情就是“联想科创板终止上市”。媒体们都不约而同特意强调了“终止”而非“中止”,在戏称“IPO一日游”、“史上最快撤回上市申请的公司”中,联想的各种“是是非非”也被扒得精光,尽管在10月10日的公告中,联想试图表达此次撤回申请不会对集团财务情况造成任何影响。

笔者关注到的是,联想此次打算回科创板上市,拟筹集的100亿元资金中,有55%计划用于5G、AI、边缘计算、工业互联网等ICT技术研发,此举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撇开美帝良心企业、高管薪酬这些不谈,人们对联想,一直诟病的无非还是盈利场景单一、核心技术不足的问题,这不仅是联想的困局,更是“联想们”的困局。

联想做了哪些“挣扎”?

如果仔细回顾这两年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公开场合的演讲,就不难看出,联想想要抓住5G+工业互联网这一风口的意图。杨元庆不止一次地提到,工业互联网领域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有助于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

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联想的那场全球誓师大会,彼时,杨元庆正式公布了联想最新战略,围绕着“智能化”进行3S战略转型——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

杨元庆甚至宣称:“联想要成为新基建领域的核心供应商,新基建中的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5G网络、人工智能恰好与联想的3S战略相契合。”

在联想关于未来的美好设想中,当以端(智能物联网终端)-边(边缘计算)-云(云计算)-网(5G)-智(人工智能、大数据)为基础的智能化转型的技术架构,赋能各行各业的智能化变革,就能使企业的决策结果更精准、业务流程更高效,促进创新增长。

从那场全球誓师大会前后,联想为他的“3S战略转型”转型做了什么?我们先来梳理一下:

一、组织架构的变革

既然确定了作战部署,当然需要一个能“领兵打仗”的人,为此,联想特意请回了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蓝烨,由其担任联想高级副总裁、数据智能事业部 DIBG(Data Intelligence Business Group)总经理。

蓝烨的回归也伴随着联想组织架构的变革,数据智能事业部 DIBG就是这场组织变革的“产物”,这也是3S战略中行业智能部分(Smart Vertical)的核心载体。

联想成立数据智能事业部的重要性在哪?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蓝烨提到了这一事业部的现有业务,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以联想三大基础平台为支撑,为客户构建数据智能核心平台;二是提供各行业的智能化数据应用方案,例如智能制造、智慧教育、智慧能源等;三是通过我们智能化转型咨询和实时能力,为企业提供端到端的专业服务。

简言之,这三项业务可以理解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咨询、工业互联网业务平台支撑、智能化(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来看,联想数据智能事业部扛起了联想变革的“先锋旗”。

二、技术架构的变革

在2021年的两会上,杨元庆谈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新“IT”,何谓新“IT”?在他看来,就是就是基于“端-边-云-网-智”技术架构赋能各行各业、实现智能化变革所需要的技术、服务与解决方案。“端-边-云-网-智”也就是2019年那场誓师大会上杨元庆首次提出的。

从联想的官方口径来看,新IT完整地描述了联想的数字化、智能化能力,也是联想围绕3S战略、基于全价值链定义出来的落地框架、方法论。

端方面自然就不用讲,PC业务一直是联想的强项,手机虽然不算出色,倒也勉强拿得出几款产品。AI领域,联想算力、算法、数据齐备,尤其超算方面,是全球前10大云计算巨头核心供应商。

而另外几重能力是外界极易忽视也是联想一直在发力的。比如边缘计算,边缘服务器早有完整系列,且已渗透智能制造等许多场景;5G方面,据悉,联想申请的标准必要专利已超过1200项,全球列第15位。在行业智能领域,则有联想的数据智能核心平台。

在“新IT”架构的驱动下,联想打磨出了“擎天”智能化IT引擎。在2021年联想的创新科技大会上,联想宣布以擎天为内核,与行业共建“擎天联盟”,主要在五大垂类: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慧教育、智慧零售和智慧商务共建生态系统,推动中国企业的智能化转型。

作为智能制造领域的出击手段,联想“擎天”中的工业大数据平台(LeapHD)、工业物联网平台(LeapIoT)和企业级人工智能平台(LeapAI)三大模块有机联动,赋能制造、能源等领域智能化升级,服务超过200家大型企业。

三、业务的变革

今年2月3日,杨元庆发布内部信称,自今年4月1日起组建一个全新的业务集团——专注行业智能与服务的SSG方案服务业务集团。

至此,和联想“3S战略”相对应的新架构搭建完成,未来联想核心业务将由三大业务集团组成,分别为专注智能物联网(Smart IoT)的IDG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专注智能基础设施(Smart Infrastructure)的ISG基础设施方案业务集团(更名自DC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及专注行业智能与服务(Smart Verticals & Services)的SSG方案服务业务集团。

杨元庆多次表达对于SSG的高度重视。其称SSG是对联想集团基因的重组,将很大程度决定公司战略转型的成功与否。

十年转型 难言可观

实际上,在3S战略提出很早之前,联想就开启了智能化转型。按照联想官方给出的时间表,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联想的智能化转型之路已经走了十年,然而这十年的成果究竟如何?

在最新发布的业绩公告(2021/22财年第一财季)中,联想首次公布SSG业绩,第一财季SSG实现收入12亿美元,同比增长38%;在SSG三个细分业务中,运维服务收入同比增长64%,项目与解决方案收入同比增长56%。单从增长幅度来看,这一业务表现还算可以,但是从占比来看,其SSG业务营收仅占总营收的7%左右,说明这块业务还没有成为联想的核心发动机或者说主营业务。

招股书显示,2018/19财年,联想智能设备和数据中心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8.2%和11.8%,而2020/21财年,比例变成了89.58%和10.42%。根据分析人士的表述,数据中心就是to B端的云和数据业务,这是联想实现3S中的两个S(智能基础架构和行业智能)的关键。

联想智能化转型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摆脱单一业务驱动的模式,寻求更加多元化的变现空间。但是从当前来看,联想的“第二增长曲线”还并不成熟和明朗,智能化转型成果还算不上可观,这可能是其被质疑的原因之一。

没有投入 何来技术先进?

在今年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杨元庆表示,联想将持续加大研发投入,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将研发投入翻番。这话在当下的舆论氛围里,可能多少有点“亡羊补牢”之感,因为联想首先遭到质疑的便是其研发投入。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研发投入比例过低,芯片等核心技术主要依靠外部采购,科创属性不明显或是阻碍联想集团科创板上市的关键。

如果不是此次科创板受挫,可能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联想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占比如此低,根据公告,联想集团近3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 2.98%、3.27%和2.92%。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科创板公司平均研发投入为7167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总收入的平均比例约为15.56%。也就是说,联想的研发投入比例离科创板企业研发投入比例平均值都还差一大截。要真上科创板,至少在这个指标上是严重拖后腿。

跟同类型的企业相比较,联想也是“相形见绌”。华为2020年研发投入高达1418亿元,占营收比例为15.9%,研发金额超联想近十倍,研发投入比例超过联想5倍。

研发投入对于一家定位为科技公司的企业有多重要,相信不用多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企业未来的竞争力。而联想的“研发之殇”归根结底是企业业务模式本身的局限性决定的。这就回到我们开头下的定论:联想的困局可能早在“柳倪之争”就已经注定了。

比如,在PC产品里,芯片、储存、屏幕、系统这些核心技术产品,已经有明确的行业壁垒,联想短时间内不可能靠研发实现突破。业内人士指出,这个“硬伤”也会一直阻碍联想成为一个高纯度的科技公司,而长远来看,研发投入过低,很有可能会给联想的智能化转型埋下一些未知的技术隐患。

说到联想的智能化转型,与之相关的技术,无论是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还是5G网络、人工智能,显然都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前期沉淀期也很长。

不过话说回来,核心技术短时间内不可能靠研发去实现突破,是不是就意味着不要去投入,在笔者看来,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亡羊补牢”,对于想要走得远的企业来说,永远为时不晚!只不过,如果置身于时代的滚滚洪流中,留给“联想们”的时间还有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