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违法开除还是主动离职,这位京东员工跳槽阿里,跳出事了


离职不仅仅可以看见一个员工的教养,也能看见曾经同事的人品,更可以看清一个老板的人品和格局。我们多数职场人都希望能在离职时可以跟老东家善始善终,但最后,对方的态度却完全不让你大失所望,曾经的素养不在了,交情更谈不上,甚至令人心寒!

当然,离职时最见一个人的素养,这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员工的素养,还有leader以及老板的素养,面对员工的辞职申请,leader的做法又何尝不是代表了一个公司以及一个老板的格局呢?

希望各位每天哪怕花5分钟在“互联网坊间八卦”上学一点点职场技能,看一个劳动案例,笔者就可以肯定,你足以干掉80%混日子的职场人了。

是违法开除还是主动离职,这位京东员工跳槽阿里,跳出事了

近日,据企查查披露的判决书显示。京东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x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案现已审理终结。

是违法开除还是主动离职,这位京东员工跳槽阿里,跳出事了

京东上诉请求:

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我公司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70500元,诉讼费用由王x承担。

事实与理由:

1.我公司与王x协商调岗,但王x考虑自身情况主动提出与我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故《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为双方协商一致后签订,应属合法有效,王x签订协议时明知条款内容,一审法院以我公司作为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判令我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于法无据;

2.《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第二条明确约定了支付补偿金的条件,包括王x应当履行关于竞业限制的相关义务,但王x在竞业限制期限内,违反《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约定入职阿里巴巴(北京)软件服务有限公司,在王x未履行协议约定的相关义务前提下,我公司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

3.《保密及竞业禁止协议》的约定与《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约定不存在竞业关系。

被告方答辩

王x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京东世纪公司的上诉请求。双方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京东世纪公司向我支付经济补偿是基本法律义务,《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设置条款排除我依法享有经济补偿的权利,对我不公平。我并未违反京东世纪公司所称的保密协议第二条、第三条,且京东世纪公司在另案(竞业限制争议案)中明确主张《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与“竞业限制争议”无关。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王x于2013年8月13日入职京东世纪公司,担任招商岗位,双方签订了两次劳动合同,最后一次劳动合同期限为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其工资标准为21000元/月。

庭审中,为证明公司于2019年10月24日发现王x违反《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及竞业限制,京东世纪公司提交录像光盘,其中,光盘显示,王x于当日已在杭州阿里巴巴园区工作。王x对光盘的真实性认可,认可视频中是其本人,但称不能证明系违反竞业限制行为,且竞业限制的违反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关于离职过程,京东世纪公司主张公司认为王x不适合管理岗,协商将其调整至专业岗,协商过程,王x提出离职,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

对此,京东世纪公司提交王x与HRBP(于x)的聊天记录、HRBP(于x)与王x上级赵晶的聊天记录、王x的微信号截图予以证明。

其中,2019年9月10日,于x:“你最近怎么样啊?”王x:“能把我开了吗?帮忙申请把我开了吧。认真的。”于x:“为啥呀?”王x:“找不到内部岗位都不太合适。”于x:“Claire那里你愿意考虑吗?做商家权益分层、搜索。”王x:“算了吧。”王x:“你帮帮我吧。把我开了吧。我就回老家了。北京呆太久了也累了。”于x:“你来找我吧,看你什么时候方便。”2019年9月11日,赵x:“王x找你聊了吗?他说希望我们能给他走赔偿。”于x:“王x说内部看的机会都不合适,考虑到孩子上学,还是想回哈尔滨。”

王x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称聊天记录片面不能与其陈述一一对应,应以双方签订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条款为准,主张其负责供应链管理部,因与总监发生争吵,总监找其谈话予以劝退,王x提出按法律规定应该赔偿7个月工资,但公司不同意,最终协商3个月工资予以补偿。

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系王x履行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是否系京东世纪公司向王x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前提条件。

其一,《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就解除劳动关系事宜达成的一致意见,其目的和结果是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况且,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具有补偿性和救济性特征,在案涉劳动关系已解除且《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目的已经达成的情况下,经济补偿金的给付具有必要性和确定性。

其二,根据双方《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约定,双方劳动关系于2019年9月17日解除且京东世纪公司于2019年10月31日之前向王x支付经济补偿金,该支付时间节点系经双方协商一致,明确而具体,并不能就此成为约束除达到解除劳动关系之目的以外其他事项的时间标准。

其三,《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第五条明确约定,解除日后王x同意继续依据《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之约定以及原劳动合同中保密条款之约定,履行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而其中有关保密期以及竞业限制期终止日的约定,均晚于经济补偿金的支付时间。即在经济补偿金的支付时间到来之时,王x是否能够完全履行保密义务及竞业限制义务尚存在不确定性。故京东世纪公司主张以王x履行保密义务及竞业限制义务制约经济补偿金的支付,缺乏逻辑。

其四,从《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订立目的来看,该协议第二条约定的支付经济补偿金的前提应理解为,王x应履行“办理工作交接、离职手续,移送并归还办公用品、各类材料、财务借款等”为达成双方解除劳动关系以及支付经济补偿金之目的的义务。

综上,本案的审理不以王x是否违反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的相关认定为前提,京东世纪公司以王x违反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为由上诉主张不予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依据不足。综上所述,京东世纪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一审法院于2021年6月判决:

一、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x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70500元;

二、驳回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