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日前,人民银行发布了一条关于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炒作的通知。

政策的变动直接影响市场行情,相关股票纷纷下跌。接着,就有多家虚拟货币企业通知,将退出中国市场。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从出售域名发家,先后投资多家网站并获得巨额回报,却耗资近7个亿购买了虚拟货币的蔡文胜看到消息后,不知作何感想?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1970年,蔡文胜出生在福建省泉州石狮一个普通的农户家中。

农村里长大的男孩子,差不多都是在泥里泡大的:不是在泥地里帮大人干农活,就是在泥地上玩泥巴、打弹珠......

所以,14岁的蔡文胜,看到举家搬迁到香港的儿时伙伴,突然有模有样地站在他前面,送给他一件价值20块钱的衣服,并告诉他,自己一个月能赚3000块钱时,思绪有些凌乱。

他从没有想过,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不仅能赚钱了,而且还是一笔不小的钱。

“如果自己也能赚这么钱,人生就圆满了。”有了这个想法的蔡文胜,已经没有多少心思读书了。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少年蔡文胜

1985年,被小伙伴刺激到了的蔡文胜初中毕业后,高一没上几天,因为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决定辍学打工去。

刚开始,蔡文胜专门干不要本金的活儿,比如掏牛粪。

后来觉得要想赚钱快,还是得靠做生意,蔡文胜找爸爸要了500块钱当本金,开始做起了小本生意,摆地摊,倒卖一些小商品,比如计算器、翻版磁带、傻瓜相机和化妆粉饼等。

其实,这个时候的蔡文胜,还只想过一过赚钱的瘾,并没有什么创业的大志向。

生意好,一天能赚个一百多块的时候,他就会买一整包平时只能论根买的万宝路。

1988年,一直在做服装生意的堂兄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一年就赚了几千万。

眼看堂哥每天跟人谈论的就是“创业”、”企业经营“、”上市“等事情,蔡文胜突然觉得自己一天赚的那几百块钱不怎么香了,他将堂哥当成自己的偶像,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超过堂哥。

人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事情,而只有那么几件事,会在一个人心里生根,然后在人生的某个时刻,突然发芽,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

蔡文胜心中创业的种子已经发芽,就等着长大了。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为了赚大钱,蔡文胜也开始创业。

他开过服装店、服装厂,也参与过房地产项目,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能取得成功。

国际贸易由来已久,最初只是小范围的,以物易物的交易。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世界经济的突飞猛进,国际贸易也发展迅猛,不管是交易形式还是领域,都呈现出日新月异的气象。

在香港小伙伴和堂哥的影响下,蔡文胜对国际贸易有了一定的认识。

1995年,蔡文胜前往菲律宾,准备登上国际贸易这艘大船。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而让蔡文胜赚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李嘉诚之子李泽楷,此时已经拿着父亲给的1亿多美元创办了starTV,两年后以9.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一战成名。

或许是时机未到,在菲律宾将近五年的时间里,蔡文胜赚了赔,赔了赚,到了1999年,蔡文胜不想继续这样耗下去,准备回国发展。

此时,李泽楷已经买下佳得信,结合“数码港”项目,更名为“盈动数码”,借壳上市,一时风光无两,受到股民的追捧,股价从每股5港元,最高涨到每股680港元。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李泽楷

在回国的途中,路经香港,蔡文胜和儿时的小伙伴开始叙旧,小住了一段时间,当看见股民们都在疯狂买进盈动数码的股票时,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机遇。

蔡文胜果断将全部身家30万都买进了电讯盈科,并在股民的热情几近疯狂的时候,全部抛了出去。

这样一出一进,短短数日,就赚了100万。

后期,盈动数码股价暴跌,多少迟迟不肯抛出的股民亏得血本无归,而蔡文胜却在这次股数波动中,成为了赢家。

有人曾经说过,蔡文胜的成功,得益于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技能:敏锐的直觉。

或许是之前时运不济,如今开始鸿运当头,从电讯盈科的股票事件之后,在某些时刻,这种非同一般的直觉,让蔡文胜的创业之路越走越顺。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一下子多了100万的蔡文胜不再急于开展后续工作,而是开始寻找新的机遇。

2000年,蔡文胜无意中看见两条关于域名的新闻:李嘉诚斥资300万港元加期权购买了域名tom.com,一个名为Business.com的域名,卖出了750万美元的高价。

凭直觉蔡文胜觉得卖域名大有可为,第二天便花了一万块钱买了一台电脑,开始研究域名。

当时注册一个域名需要两百多块钱,一年的时间里,蔡文胜花了20多万,先后注册了1000多个域名。

有时候想象着这些域名都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蔡文胜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起来。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为不懂技术、不懂行情,整整一年,蔡文胜一个域名都没有卖出去。

为了增加对互联网的了解以及叫卖域名,蔡文胜经常泡在易域网,通过与人交流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域名都有价值,而且注册的域名需要定期交钱,不然就会被释放出去,被人重新注册。

想到自己的域名无人问津,蔡文胜将目光投到那些被注册者忘记续费的域名上。

因为不懂技术,他将国内有流量的网站一家一家浏览过去,追踪对方域名注册的时间,抢注那些被原注册者忘记续费的域名。

没日没夜地盯着电脑,写坏了几个写字板,还真让他以12000块钱的价格,卖出去一个名叫wanli.com的域名,买家是原注册者。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蔡文胜

有收获就有了动力,可是因为自己没有技术,效率实在太低,蔡文胜开始招人。

想到在网上认识的张力虽然是个卖化妆品的,但是懂不少电脑技术,经常打长途电话教自己如何操作电脑、使用软件,蔡文胜给张力说了自己的创业计划。

两人一拍即合。

张力建立了一个数据库,将所有商标和几千个县市的地名拼音都导入数据库,系统追踪,效率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

从2001年到2003年,蔡文胜抢注了5000多个域名,卖出去1000多个,年收入高达百万。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有一次,联想准备花高价从蔡文胜手中买回被释放掉的域名FM365。

通过与联想高层交谈后,他将这个域名无偿送给了联想,获得了一次在联想高层陪同下,参观联想集团的机会。

同样的,很多地域域名他都无偿送给了当地人来经营。

就在一边卖、一边送域名的过程中,蔡文胜的财富和人脉都聚集了起来,为他的将来搭桥铺路。

在追踪域名的过程中,蔡文胜对互联网生态链有了一定的认识,并从中发现了新的商机。

2003年,他发现一个名叫hao123的网站流量惊人,通过浏览得知,这个网站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它最大的亮点是,收集了很多网站。

同年,蔡文胜创办了一个类似的网站265.com,第二年便成功引来薛必群的天使投资和IDG的风险投资。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薛必群

蔡文胜自称自己是第一个没有学历、没有商业计划书、不会做PPT,却引来投资的人,兴奋之余,他开始思考转型。

考虑到很多像自己一样的草根创业者,都在苦苦寻找投资。

2005年,蔡文胜开始接触创投界,并连续三年在厦门举行个人站长大会,帮助很多个人网站向企业转型。

因为这一举动,行业内都称他为“个人网站教父”、“站长之王”、“域名之王”。

2007年,265.com被Google以数千万元的高价收购,实现财务自由的蔡文胜开始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在创投界暂露头角。

蔡文胜在创业过程中,时常会碰到投资者的资金到位时,项目都成黄花菜,凉了。

因为懂得初创者的痛苦,蔡文胜一旦决定投一个项目,就会迅速将资金转过去。

收购暴风影音时,虽然只有口头协议,与周胜军谈完半小时后,他就将自己当时全部积蓄1200万打了过去。

投资同步网络创始人熊俊时,也是当天夜里与熊俊吃了一顿饭、聊了一会儿,第二天早上,蔡文胜的款项就到位了。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熊俊

早期,蔡文胜只投草根网站,被投资界称为“草根天使”。

后来,蔡文胜还投资了大旗网、58同城、网际快车、飞鱼科技、优化大师等70多家网站,很多网站上市升值后,蔡文胜也赚得盆满钵满,成为著名的天使投资人。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基于265.com的成功。

2008年,蔡文胜与李兴平创办了4399游戏网站,因为拥有上亿用户,月收入到达千万,成为蔡文胜又一个聚宝盆。

同年,蔡文胜参与了美图公司的创办,将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美图的发展,并亲自出任美图秀秀的董事长。

在创新工场投了美图公司的天使轮之后,美图公司先后多次融资成功,并于2016年登录港交所,成功挂牌。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在如今这个普遍注重颜值的年代,美图公司的产品因迎合了大众口味而受到追捧,美图产品覆盖全球10亿多台设备,在短短三个月内,市值翻了3倍,高达1000亿。

或许任何领域都有低谷,在美图市值一路下跌,不到百亿时,而蔡文胜却将目光投向了虚拟货币,开始投资比特币、 美密币、以太坊等。

他,福建初中生,域名之王,天使投资人,花7亿买币,为啥?

据统计,截至今年4月,蔡文胜的美图秀秀在虚拟货币上,已经投入了一亿美元。

然而,5月份,央行和金融行业协会就发布声明,将加强虚拟货币的监管,不久之前,人民银行又发布了关于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炒作的通知。

一向在投资上以眼光独到而著称的蔡文胜,不知这次在虚拟货币上的投资会是什么结局,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