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的品质(从雷军看创业者的三大必备品质)


之前有一篇文字,五六千字只提到了雷军一百多字,有人说我是雷军的托儿。

我倒并非在意,一个人的学习意愿和学习能力低到如此,实在应该多思考,重逻辑而轻结果。

一个创业者或者想创业的人,如果这三条品质没有的话,除非是有个好爹好妈,创业成功的概率基本为零。

创业者的品质(从雷军看创业者的三大必备品质)

一.绝对理性

我曾经待过两家创业公司,两家公司的老板都很年轻,非常聪明,但是他们后来的结果却大不相同。

现在细想,可能就是差在了有没有绝对理性地去思考一个问题。

一个老板非常谦虚,说话很少,但是他所有的决策基本都是定位在用户要什么,客户需要什么,然后在需求之上做创新;另一个老板总是在聊“我认为该这样”“我喜欢这个”,这很可能就是他们后来结果大不相同的重要原因。

我们能看到或者听说到的雷军几乎所有决策都是非常理性的。

绝对理性很可能代表着一个人当时不被理解,比如小米1发布的时候,别人认为就是个垃圾低价机,搞ppt和饥饿营销,可后来的结果说明一切,这是个互联网品牌,不只是今天的手机销量全球第二,很可能是明天的IT硬件全球第一;

创业者的品质(从雷军看创业者的三大必备品质)

绝对理性很可能意味着一个人要克制很多事情,雷军可以带头说把硬件利润控制在5%以内,作为一个硬件圈子的老人,我都能想象到他的这个决定是多么理性而又坚决。比如股东们的挑战和股价的波动,友商的群起攻之,软件或者互联网方面的失败,任何一条对小米都可能对雷军是灾难性的;

绝对理性很可能意味着一个人要随时刷新,理性的本质是什么,思想里是“无我”这个概念。做软件牛的时候要去做手机,做手机牛了以后要去做大生态,大生态牛了以后还要去做车。

套用个网上的段子,我想到第二层的时候以为世界都是我的,但是雷军身在第五层的时候依然只觉得自己在第一层。

我们几段文字很难去说清绝对理性是多么艰难,尤其是什么叫“无我”。

只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你和你的合伙人在创业初期就讨论“前期待遇”问题,话语里总是“我认为应该怎样”,每天的实际学习或者实干时间低于12个小时,或者已经有开始非业务方面的争吵,那就可以放弃了。

包括合伙人的选择,IT行业的创业很多都是至少一个产品和一个市场的组合,那个做市场的人是否足够理性反而很关键。经验主义和资源主义很害人,创业尤其要谨慎。

二.分享精神

分享和绝对理性,这不矛盾吗?

当然不矛盾,我们说绝对理性,是针对一个人业务逻辑,但不是说一个人情感上的没血没肉。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就是分享。我很感动雷军给小米1用户每人发1999的优惠券。

从公司运营角度讲,这是绝对理性的,对老用户绝对负责,对企业形象提升绝对有加速度;从分享精神角度讲,更为可取之道。

当年你让我渡过了难关,我老雷今天享福了,跟你用户一起享福:把miui第一批用户的昵称做成一个雕塑落在园区,给米1用户一人一张原价优惠券,让大家知道小米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品牌。

如果说用户营销是个手段,在分享方面,雷老板做得也不止于此。

米系生态的总市值应该已经超过几万亿了。米系光是上市企业,就有很多家。华米、云米、金山、石头、九号等等一大堆企业,雷军除了小米创始人的角色,也是很优秀的一名投资人。

而这些企业无不和雷军的分享精神有关联。

阿里和腾讯也有大量的生态链企业,甚至规模都超过米系,但是不同之处在于愿意有难同当。几年前你都不知道雷军有投资很多企业,有一句投资理念很重要,“百分之百只投人帮忙不添乱”。

做生态成功的很大秘诀在于自己的付出,付出资金、时间、技术、人等等很多要素,而大多数人只看到资金和时间两个要素。

回过头来说创业,你觉得有了钱,只需要几个月就能成功,实际上这肯定成功不了。

你内心里对于合伙人、员工、合作伙伴以及用户的付出有多少,要用很多要素来考量,一种全方位的付出才能换来全方位的成功。

我见过太多公司的创始人走入迷茫,迷茫的时候又用了更错误的方式走入深渊。

记得有一个VR行业的ceo,说拿了数千万的融资,要招揽更多的人才做更好的降维打击技术。没几个月,这个降维打击技术没看到,他的员工们反而都哀声怨道,我作为一个同行倒成了他们的出气筒。

他的员工待遇低到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对于经销商只给了五个点的留利空间,每天都是在和一个投资人打高尔夫球,人都见不到。

又过了几个月,几千万的融资剩下的钱被投资人撤走了,公司也就关了。

这在行业里成了一个笑话,当然也是个常态。对员工与合作伙伴都没有基本付出,结果可想而知。

还有个企业老板,手里确实有个门槛技术,但他就是想把这个技术卖高,也不愿意任何人合作,哪怕是授权都不可以。

这个技术本该对行业有更好的促进,结果倒成了他人超过他的一个动力,这个老板后来打工做一个普通一线员工去了,他的技术也变得不值一文。

虽然我们不是说有好东西不能有商业行为,但是如果低维度只考虑自己那点儿眼前的东西,大概率后面是不行的。

三.学习意愿和学习能力

创业是前进,要成功就要比别人前进更快,而这其中唯一的途径就是学习。

人和人之间本质上没有很大的差别,企业愿意找更高学历的人,至少高学历的人学习能力不差,能不能有所作为只是学习意愿的问题。

创业者的品质(从雷军看创业者的三大必备品质)

如果找一个普通人,学习意愿和学习能力要同时具备,显然对企业的挑战更大。

一个造车的决定,听着容易可不是随便定下来的。

雷军曾经在八年前两次拜访特斯拉的马斯克,紧接着2015和2016年,他投资了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光是讨论要不要造车这一议题,就开了无数讨论会。

而这个事情对于雷军这个层面的人来说,只能跨行跨界学习,学习到自己认为有把握了再做决策,毕竟小米造车可不是一句话,这可是要投资百亿甚至千亿级别的一件事情。

我们在前文里聊过小米造车是顺势,顺着国家与德日在高端制造业“大战一场”的形势。这个“ALL IN”的决定是艰难的。

和马斯克不同,马斯克做特斯拉够早,美国的技术体系够成熟,钱够多,手里也没有“小米”这样的拖后腿品牌。

雷军造车够晚,国内的技术体系不能说完美,钱和特斯拉比还不够多,而且因为有小米,很多时候要考虑与小米的融合,融好了可以,融不好又是个拖油瓶。

所以为了造车,他去见无数汽车大佬,重新刷新自己,继续学习。一个普通人只需要学汽车的基本原理或者市场基本运作,他这个层面的学习甚至可能要搞清到一个螺丝的层面。

你可以说他有无数的手下员工去做事,他只需要搞基本运作就行了。

是的,也许可以,但是真到了那个位置,几百亿的买卖,自己学习不细绝对吃大亏。

相信创业者们肯定对学习这个词深有体会,有时候失败可能就是在自己的一点知识差距。

我去过很多公司老板的办公室,有的办公室里全是茶具摆件这些,也有的办公室全是书籍,往往看书多的老板的成就更大一些。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工业机器人行业老板,当时他还是一个小公司,在北京上地办公室也就是十来个人。

办公室里两个满墙的大书柜,晚上也睡在公司的临时床,进门就看他在看书,出门又继续在看。

我和他聊了一个小时,全程我基本张不开嘴,聊得我五体投地。

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的格局和他的底蕴,我也预感这个公司的未来绝对不止于此。后来他签了很多大工厂,包括比亚迪、丰田等很多企业,已经是国内top级别的工业机器人公司,这只用了两三年的时间。

四.

创业都很辛苦,但是结果确不一样。没有天道酬勤,只有足够的专注。

绝对理性,分享精神,学习提升,我个人总结的创业三大法宝,相信你会感动深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