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与创新的关系(源自生活的创新永远是创业的机会)


创造的过程需要一个积极的、勇敢的、不甘平庸的心灵,无数的困难需要克服,普通的心灵难承其重。许多财富常常投出去无一点回报,大量的精力和心思要为之付出,甚至要为它打破常规和走极端,难以被审慎的惯例所宽恕。所有这一切使我们相信,伟大的不受束缚的心灵才可能是伟大产品的创造者。作出全新发明需要对事物有宏博的知识,做出这种成就的人,他一定是个哲学家。这种说法可能有点过奖,但做出一般发明的人,是不是也具有哲学家的一些品质呢?(参考书目一)

创业与创新的关系(源自生活的创新永远是创业的机会)

有一种说法叫禁忌即诱惑。禁忌的本质就是理论上、传统上、甚至道德上、情感上不允许和被阻止的行为。引申一下就是有难度的、不容易实现的行为。再引申一下,就是幻想中的、想象中的、理想中的事物。如今社会,许多传统上的禁忌,比如身体、性和伦理方面的有些禁忌已经被冲破了,甚至已经成为常态。这些禁忌以前虽然是不被允许的,但却是一种可能性,也可以说是一种神秘性,凡是神秘性就都有一种吸引力。撇开人与人之间的伦理道德先不说,就人与自然界之间存在的种种神秘感,实际上也是一种吸引力。人想与自然界积极互动,想拥有某种能力,一般就是通过拥有某种工具实现。如果当前没有,那就想象拥有。比如,孙悟空的筋斗云、照妖镜和千里眼,现在通过飞机、透视仪、雷达和网络不都实现了吗?所以,就人与外界的关系来说,人有想法应该积极地去实现,而不应该消极保守。

对我个人来说,也做过一些创新尝试,颇有感触。对于技术产品来说,如果技术路线选择不对,就属于考虑不周到。如果市场不接受,那就是条件不具备。我的第一代双组分多比例胶枪,就属于技术路线选择错误,浪费了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我的第二代产品就产品本身来说是成功的,剩下的就要去市场上去开拓。但不能说第一代产品是完全没用的,因为它的许多基础结构都用到了第二代产品上。很显然,对于相关技术的把握和理解是成为一个产品家的关键因素。这技术是一种筹划,它宣告出那个存在者作为什么东西进入特定的敞开领域。这筹划也是一种投射,并把自身打发到存在者本身之中。

对于这个产品,有人说,你的产品结构和操作怎么和现有的相关产品不一样呢?人家都是那样的呀!功能结构与操控形式是相辅相成的,新的功能结构必然有对应的操控形式,能够便易操控即可,而不必依恋旧有习惯。我根据特定情境创造发明出来的新产品,必然也有相应的操控形式和功能结构,当然,我也没有依恋市场上相关产品的形式和结构。创新就是变异,变成为一个新的物种。在这里,作为轮廓的形式并非一种质料分布的结果。相反地,倒是形式规定了质料的安排。不止于此,形式甚至先行规定了质料的种类和选择:作为框架的铝合金型材要有足够的刚性;面板要有反复操作的耐用性;电池要有方便的可拆卸性;作为一个工具,要能够稳定地随处放置。此外,在这里起支配作用的形式与质料的交织,首先就从工具的用途方面被处置好了。这些用途从来不是事后才被指派的。适用性是产品存在的一个基本特征。不光是赋形活动,而且随着赋形活动而先行给定的质料选择,因而还有质料与形式的结构的统治地位,都建基于这种适用性之中。这一切都是由于创造者事先设定了产品的存在,并操劳于其中,使其成为了一个设想中的存在者。而朴实无华的物却在其存在中不受干扰,在自身中憩息,也最为顽强地躲避人的思想。由人的制作而进入其存在状态的原创产品虽然逊色于艺术品,但可以认为处于纯粹物品与艺术品的中间位置。因为艺术品是不以有用性为基本特征的。

所有的创造性产品都是创造者意识和经验的外化,是生命的印迹,是形象的延伸和转化,是存在的持存。说到这,我不由得想到,女士文胸自发明之日起不就是一双手永远在那里托举着吗?而男士保持朝上型内裤里面的保持绳也将像一个手指一样永远勾在那里!但你有没有想过,那双手和那根手指是谁的吗?当然,我最重要的生命结晶——双组份多比例胶枪,不就像是一个领会了存在的拥有三头六臂的大力士吗?表面看上去,它的运行是那么的轻松简单,但支撑这一切的背后是多么复杂而细致的技术结构啊!

人和器具都是存在者,却不是纯粹和天然的,而应该是创造的、生成的、有人性因素的存在者。存在主义大师萨特在其代表作《存在与虚无》中就有相关论述:创造就是使各种物质材料和特定的结构形式来到构想的存在之中。我创造的这产品可以看作就是我本身,因为它的形式和结构都是来自我的、属于我的、我设想的。我想通过它实现的功能效果,就是我想做到的。所有这些不就是我吗?

在那个时候,在它运行的时候,在它被操控使用着执行任务时,在它本身不被注意而效果流畅显现时,它代替了我,仿佛就是我的化身,但更像是神话的我拥有三头六臂,既可以力大无穷,也可以细微精巧……现实中,我本身无法完成的动作,它却可以完成。这其实可以扩展到所有的人工创造物,当它被顺畅地使用时,也就是在上手状态时,它在场却不显示自身,它忘我地成为了我,自己却抽身而去,说到底它就是我。

当你沉浸在剧情当中的时候,你感觉不到电视的存在;

当你正在欣赏一篇文章的时候或者透过窗户看远山的时候,你感觉不到眼镜或者玻璃的存在,除非镜片或者玻璃上面有雾气或者有污渍;

当你愉快的夜晚生活要结束,准备关灯的时候,你才意识到有灯和电的存在;

只有你的产品被人使用的时候,感觉不到它自身的存在,才是好的产品。